儿童教育

归乡记]高铁改变了过年的味道

发布日期:2021-11-23 01:14   来源:未知   阅读:

  千龙—法晚联合报道 又是一年春节来到,记者再次回到故乡。没有报道任务,没有卧底暗访,有的只是和家乡、亲友一年一度的亲密接触、闲话家常。

  不管是偏远的乡村,还是喧闹的都市,故乡的日子、亲友的生活,虽然上不了头条,但却可以看见最真实的中国。

  故乡,还是记忆中的模样吗?面对故乡,我们既是亲历者,又是观察者。请跟随记者的脚步,看看中国乡村的变化。

  泓泰今年十岁,就读于西城区的一所小学,从他记事起,春节不是在北京就是在爸爸的老家兰州度过。2017年大年初一,泓泰头一次来到西安过春节,见到了分别半年的表妹,和带他长大的奶奶。

  泓泰的爷爷于2015年的正月初六在兰州去世,生前是铁道部第一勘测设计院的一位高级工程师,曾经参与国内多条重要铁路的设计勘测工作,包括青藏铁路的一期二期工程,退休后醉心于研究高铁,甚至在网上撰文,幻想用高铁连接世界五大洲,曾对着懵懂的幼小泓泰说道,交通出行方式不断发展,改变了每个人的行动轨迹,而轨道交通的不断发展满足了普通人远足的出行梦想。

  自从爷爷去世后,奶奶便选择与自己女儿在西安居住,兰州便不再是泓泰一家过年的目的地了。

  而这个农历新年,泓泰切身感受到了爷爷说过的话,交通的发展改变了他过的这个“年”。

  西安,古称西京,从北京到西安的距离是1060公里,在北京到西安的高铁开通之前,最快的直达列车也需要13个小时,2012年底开通的高铁,最快只需要4个半小时就能从北京赶到西安了,一个白天完全可以从两地打个来回。高铁的快捷改变的不仅是出行时间,连人们对“年”的观念都冲击不小。

  由于泓泰妈妈大年初一晚上值班,所以这个“年三十”是在北京过的,初一一早,泓泰和爸爸赶到了北京西站,搭上头班高铁前往西安。根据以往经验,过了年三十,大年初一的车上应该是空荡荡的,而眼前的高铁车厢却是人头攒动,连走几个车厢,一个空座都没有。

  “年三十之前的票我看都没看,初一的车票相对宽松一些,再加上高铁太方便了,我俩一早从北京出发,孩子的姥爷在西安已经准备午饭了。”与泓泰父子邻座的黄女士也带着女儿回西安看望父母,她说, “四五个小时路程,让我感觉家乡不再那么遥远,年三十和初一到家的差别也不是那么大了。”与黄女士的感受类似,周围好几位回乡过年的旅客都不再把年三十前赶回家作为过年的唯一标准,而出现这种感受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高铁。

  坐在高铁上,精力旺盛的泓泰捧着一本《西游记》原著,周围的旅客包括爸爸都很快进入了梦乡,高铁快进西安北站时,泓泰有些懊恼地说,“我才看到三十七章。”

  从西安北站出来,略有些雾蒙蒙的天气,出租车司机老张用一口地道的陕西话说,“往年西安过年的时候,在路上的鞭炮声不绝于耳,城市的上空也完全雾蒙蒙的,空气中一股硫黄味,今年西安市政府规定绕城高速路以内禁止燃放烟花爆竹,如有违规,抓住就罚,所以今年过年也没啥意思,不过今天天气跟往年初一比,确实好多了,轻微有些雾霾而已。”

  半年没有见到泓泰的奶奶异常高兴,抱着孙子半天不撒手,泓泰问:“奶奶,你也是第一次在西安过年吧,在这儿过年好玩吗?”奶奶撇了撇嘴,“没意思,城市里空空的,昨晚上要不是你妹妹一家来吃年夜饭,电视里放着春晚,我都忘了这是过年了,兰州和北京都不禁,这西安却禁止放炮。”

  站在一旁的姑姑说,“为了环保,这些年来也是西安首次禁放烟花爆竹,前几年,这里春节放炮还是很厉害的,但是过年的时候天天雾霾,你看今天外面的空气好多了,天气预报说后面连续几天都是晴空万里。”

  在泓泰看来,古灵精怪的表妹可爱又可气,小他两岁,矮他一头,所以被妹妹欺负时还不能还手。

  对于两个都是独生子女的00后来说,表哥表妹就是最亲密的同龄人,但只要单独相处超过半个小时,总会为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吵闹起来。

  玩闹归玩闹,初一晚上的家庭聚会上,泓泰姑姑说,“明天一早我们就要去杭州玩了。”

  泓泰说,“我刚来一天,你们就走,太不够意思了。”泓泰奶奶也颇有些不满,“一家人才聚了一天,就要分开了。”

  不满归不满,初二上午,西安的天气晴空万里,泓泰和爸爸一起坐上了妹妹家的汽车前往西咸国际机场。

  在路上,泓泰姑姑说,“现在高铁越来越方便,我们春节出去玩都习惯了,这几天陪不了你们了,你开着车,带着一家老小在周边多转转吧,西安周边好玩的地方很多。”

  初三的早晨,泓泰爸爸开车带着奶奶和泓泰来到西安火车站接晚到一天的妈妈,泓泰妈妈乘火车,从北京一夜睡到西安,一出站就说,大年初二的火车竟然还爆满。

  泓泰妈妈的抱怨声还没有落地,在西安火车站前广场,几百米的排队队伍如长蛇般绕来绕去,目测有上千人在排队,他们这是在干什么?一个背着双肩包的小伙子回答:“排队的都是要去参观秦始皇兵马俑的。”

  作为世界七大奇迹的秦始皇兵马俑永远都会吸引着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还好泓泰一家已经游览过秦俑那条线路,他们选择了和秦俑相反的方向,一路向西前往周至县的“水街”——周至沙河湿地公园。

  一路上不断刷手机的泓泰妈妈感慨地说,春节期间的朋友圈,不管是北京还是海南的朋友大多都在秀旅途生活,去往国内国外的都有。

  周至水街位于西安以西一百公里外,周至县城南2公里,是在原沙河基础上改造的水景街景,建筑为仿古关中特色。本以为不算旅游热点的周至水街会人少一点儿,但进入县城后,泓泰一家才发现,突然涌进的车辆太多,让县城的交通接近瘫痪,而面积不小的水街公园里,也是游人接踵摩肩。

  泓泰抓住奶奶的胳膊,发现满头华发的奶奶脸上露出久违的笑容。“奶奶。”泓泰趴在奶奶的耳边说,“今天早上,爸爸妈妈在火车站把回京的高铁票改签了,虽然是初六走,却是当天最晚的一班车,我们一家能陪你过爷爷的忌日了!”听到这个消息,奶奶紧紧把泓泰搂在了怀里,一如当年襁褓中的婴儿。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