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教育

我采访了3对夫妻他们比陈可辛的《三分钟》更催泪

发布日期:2021-11-24 03:25   来源:未知   阅读:

  对于很多家庭来说,夫妻相伴是一种常态,可对那些工作在铁路系统的列车员夫妻档来说,却是一种奢侈。

  对于很多家庭来说,夫妻相伴是一种常态,可对那些工作在铁路系统的列车员夫妻档来说,却是一种奢侈。

  一个月只有4天能够在一起,这是贾明平和老公高吉祥相见的频率,很多时候,他们都是“你来我往”式的擦肩而过。

  “这个春节,我腊月二十九走,他当天回来;我初二回来,他当天走;我初六走,他当天回来。”贾明平习惯了这种掐着指头算日子的生活,算好了相聚的日子,两个人就会在心里悄悄盼着,这也许是聚少离多的人惯常的生活。

  “一个女孩,孤单一个人在这个城市里,然后嫁给我,我得好好对她。”结婚之后,因为相聚的日子太少,高吉祥越发疼爱妻子。

  他以前不会做饭,一直是被父母照顾着的,可为了贾明平,他开始用心学习厨艺,从网上下载食谱。每个月两人相聚的那几天,他都会给贾明平做好吃的。

  除了在家里见面,两个人在路上基本见不到。多少次,他们只知道两个人所在的车辆在途中擦肩而过,却根本没有机会见面,连从车窗上看看对方影子的机会都没有。

  列车上,乘务员是不允许用手机的,只有列车长需要24小时开机。结婚第一年的时候,两个人不仅无法见面,连电话联系都很少。

  结婚一年后,贾明平成为列车长,过年过节的时候,她在车上会给在家的高吉祥发个问候信息。

  两个人唯一一次在路上“相遇”,也只是高吉祥很偶然在对讲机里听到贾明平的声音而已。

  那天,高吉祥和贾明平所在的列车都经过哈尔滨站,由于对讲机处在同一个频率,高吉祥无意中听到,作为列车长的贾明平正在布置工作,心里一阵惊喜。

  好多天,面也见不到,电话也不能打,很偶然地听到爱人的声音,那种激动和惊喜是无法形容的。

  “能见面的机会太少了,很多时候,我去单位,他会送我。或者,我到了的时候,他会去接我。”那条被小夫妻俩走了无数遍的路,他们却一直走不够。

  虽然两个人的爱,很多时候都在路上,还有太多的擦肩而过,可小夫妻俩从来没有放弃过期待团圆,也没有放弃在每一个团圆的日子,彼此努力相爱。

  燕云鹏和崔莹莹的生日是同一天,而且都是大年三十。可一直到现在,两个人也没有机会一起庆祝。

  第一次是燕云鹏所在的列车在山东禹城站经停,正准备发车时,他无意中看到对面停了一辆温州来的车,崔莹莹跑的就是温州的车,再一看,竟然看到了崔莹莹,他激动地拿起对讲机,喊着崔莹莹的名字。

  崔莹莹听到喊声,扭头惊喜地跑过来,隔着车窗,一边跟燕云鹏拍手,一边调皮地眨眨眼。

  燕云鹏站在窗户这边,也高兴地笑着、拍手,“旁边的旅客就那样看着我们俩,可那会儿什么都顾不上了,只想多看看对方。”

  崔莹莹说,已经在路上走了5天,突然在想不到的地方,见到自己的爱人,那种惊喜是无法形容的。

  还有一次在宣城,两个人又有了一次交会。这一次,是燕云鹏所在的列车早点了,在宣城站停了好久,结果碰到崔莹莹所在的列车进站。

  当时是晚上11点半,崔莹莹已经睡了,列车长问需不需要叫醒她,让夫妻俩说说话,燕云鹏没舍得叫醒起来,跟列车长笑笑说:“过两天我回家看她吧。”

  由于工作太忙,女儿跟着奶奶的时间更多一些。燕云鹏记得,女儿一岁多的那年春节,他初二到家,一进屋就冲女儿奔过去,谁知道女儿竟然一边哭,一边推着小手不让他抱。

  春节原本应该跟亲戚朋友多聚聚的,可那几天,燕云鹏哪儿都不想去,专门在家陪女儿,一直陪到女儿愿意让他抱,还愿意奶声奶气地叫“爸爸”。燕云鹏说,把女儿抱在怀里的感觉真好,有好几次,听女儿叫爸爸,他都特别感动。

  2018年,燕云鹏问女儿新年愿望是什么,想要什么礼物?女儿说,什么礼物都不要,只想让爸爸妈妈陪自己过个年。燕云鹏听完,鼻子有点儿酸,是啊,10多年了,一家人都没有一起过个年。

  燕云鹏打算今年带一家人去哈尔滨看冰灯。燕云鹏还订了一个蛋糕,在大年三十那天,和妻子一起好好过了一个生日。燕云鹏还有太多“还想”,可能有这样一个春节,他和妻子已经很知足了。

  荆杨洋夫妻结婚已经有18年了,在铁路上工作也有20年了,两个人只有在谈恋爱的时候有一个月在同一辆车上走班,剩下的时间都是“我到,他走;他到,我走,最多能在家里碰到两天”。

  在相同的地方会车时,知道老公李守江的车快到这个区域了,即使到了睡觉的时间,荆杨洋也会坚持着不睡,等他的车经过时,她会站在车窗边目不转睛地看着对面,虽然看不到人,但只是看看他的车经过也是好的。

  还有时候,两个人约好站在车头或者车尾的位置,只为在列车擦肩而过的那一瞬间,能看看对方,却常常只是看到一个影子瞬间而过。

  因为忙碌的缘故,夫妻俩也有对女儿疏于照顾的时候。女儿宁宁4岁那年,有一天,因为临时有任务,李守江10点多要出乘,为了省得他打车,荆杨洋决定用电动车把他送到火车站。

  夫妻俩出门时,宁宁已经睡了,荆杨洋把电视和灯都开着,怕宁宁醒来会害怕。谁知道,等她回来的时候,竟然发现宁宁站在门口,背着小书包,脚上的小鞋反穿着。

  一见到荆杨洋,宁宁跑过来,抱住妈妈的腿就哭了:“妈妈,你去哪了?”荆杨洋特别心酸,当时眼泪就掉下来了,她蹲下来抱住宁宁说:“宝宝,妈妈以后再也不随便离开你了。”

  后来,荆杨洋才知道,那天晚上,宁宁背上小书包、关好门,打算去找爸爸妈妈。这让荆杨洋感到后怕,她不敢想,如果那天宁宁出门时没有碰到她,会发生什么。

  自从担任列车长工作以后,两个人身上的担子更重了,工作也更忙碌了。很多时候,生活的困难和磨难并不由我们决定,让夫妻俩怎么都没有想到的是,2014年,宁宁突然患病,被诊断为过敏性红斑狼疮,当地的医院建议他们到北京治疗。

  夫妻俩请假带着13岁的宁宁到北京看病,虽然生了病,可那段日子却是宁宁最快乐的时光,她跟荆杨洋说:“有病真好,爸爸妈妈终于可以陪我了。”荆杨洋听完,背着宁宁掉了泪。

  如今,宁宁的病情已经稳定下来,荆杨洋觉得,一切都会越来越好。这聚少离多的日子里,一家人也会越来越相爱,因为幸福一直都在身边,从未走远。

  日子飞逝中,也许他们最想跟伴侣和家人说的是:亲爱的,冬天里失去的,让我在春天里还给你。